“小刚,小刚,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么?七万多个日日夜夜。你可知道我是怎样熬过来的么?你真的不在逃避,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了么?”柳二龙痛哭失声,伏在大师的肩头呢喃着。 大师用力的点着头,“二龙。我对不起你,我发誓,以后再不会逃避我们的感情。虽然我们或许不能像正常夫妻那样。但我一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爱你。” 当下,大师将之前弗兰德的想法说了出来,柳二龙一直伏在他怀中静静的聆听着,当她听大师说道有夫妻之爱却无夫妻之实时,她明白,大师依旧没能完全从那芥蒂中挣脱出来。可是,等了这么多年。好不容易眼前的男人肯不再逃避,至少他肯留在自己身边爱着自己,又何必强求太多呢? 或许是因为收了小舞做干女儿。对柳二龙的心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此时她心中只有顺其自然的想法。顺从的在大师怀中点着头,先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。 半个时辰后,朱竹清顺利地吸取了鬼虎魂环,和戴沐白一起走了回来。看上去,她的气息似乎更加清冷,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,整个人也长高了几分。虽然还没有小舞那样的高度,但如果只看外表。感觉上已经有几分成人美女的风采了。 魂环对身体属性的附加无疑也会令魂师的身体产生一定的变化。虽然史莱克七怪年纪还不大。但她们却至少都有了三个魂环,魂环中附加的能量促进着他们身体的成长发育。脸上稚气未脱,但外表看去,却都已经近似成人。和一年前相比,每个人似乎都长大了几岁,只要他们自己不说,恐怕很难有人想象的到,史莱克七怪中最小的现在还不到十四岁。 下一个回归的是宁荣荣,她的脸色并不像奥斯卡那样苍白。之前在柳二龙重创麟甲兽的时候,奥斯卡始终陪伴在她身边,遮住她的双眼,不断在她身边安慰着她,直到宁荣荣开始吸收魂环,奥斯卡才跑到一旁大吐而特吐。吐完后,他将柳二龙制造的恐怖场景收拾了一翻。因此,宁荣荣吸收魂环后并没有看到什么恶心的场面,情况反而比奥斯卡要好得多了。 此时,史莱克七怪就只剩下唐三还没有回归,众人就在这毒阵之内默默的等待着。 柳二龙依偎在大师怀中,闭合着双眼睡着了。二十年了,她没有一天能像现在这样睡得安稳。看着她睡颜上流露出的恬淡笑容,大师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满足。 弗兰德和赵无极坐在另一边低声聊着什么,看着大师和柳二龙现在的样子,弗兰德心中轻松了许多,脸上流露着难以掩饰的笑容。 朱竹清与戴沐白默默的坐在一起,虽然她的表情还是那么冷,但对于戴沐白几乎是贴着自己而坐却也并没有反对。 宁荣荣和奥斯卡的情形也差不多,只是宁荣荣脸上的神色却是温柔的,主动靠在奥斯卡的肩膀上,面带微笑的向他说着些什么,从她脸上兴奋的笑容就能看出,她从第四魂环上应该得到了不小的收获。 胖子之前消耗的魂力不小,独自靠着一棵大树修炼,凝聚自己的魂力。小舞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,本来以她的伤势最应该调息魂力疗伤,可她的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。 其他人都回来了,唯独缺少唐三,她又怎么能不担心呢?靠坐在那里,在心中,她不断地为唐三默默祈祷着。不只是她,其他人不论此时流露的是怎样神色,在眼底深处也多少都带着几分担忧。尽管唐三自己说有绝对的把握,可是,他吸收魂环跳跃的等级却实在是大了些。 一个时辰过去了,小舞告诉自己,吸收那么强大的魂环肯定是需要时间的。 两个时辰过去了,小舞对自己说,应该还需要一会儿。 三个时辰过去了,小舞不断地对自己说,快了,就快了。 四个时辰过去了,天渐渐的黑了。小舞站在那里,遥望着唐三消失的山峰,心中不断的呼喊,哥,你怎么还不回来。 五个时辰过去了,夜,渐渐的深了。小舞眼中不断流淌着泪水,任由谁来安慰也无法止住,此时,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哥,只要你能活着回来,哪怕你没有半分力量,哪怕你变成了一个普通人,甚至是残废了,我也愿意,只要你还活着。 五个时辰的等待,是何等的煎熬,不只是小舞,其他人也都变得焦躁起来,如果不是大师阻拦,众人已经不止一次要翻山去看看。 月光照耀大地,皎洁的光辉将史莱克学院众人在地面上拉出一条条黑影。小舞的心,也渐渐变得冰冷而绝望,眼中的期待正在朝着死寂默默转化着。 就在这时,突然,一声清亮的长啸响彻夜空。在这寂静的夜晚之中,那中气十足的长啸是那样的明显。 就像是点燃了引线一般,史莱克学院众人同时从地上跳了起来,小舞那近乎绝望的眼眸中兴奋之火疯狂燃烧,不顾一切的朝着山峰处拼命跑去。 “哥,哥……”她呼喊着,她的声音因为哭泣已经变得有些沙哑,只想第一个见到那个宿命中的男人。 是的,那声长啸是属于唐三的。山峰顶端,唐三修长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出一条长长的背影。他没有凭借八蛛矛下山,而是高高跃起,背后蓝银草凝结成伞状朝山下落来。 两道身影,一条从天而降,一条拼命的狂奔,就在那一轮满月的光辉中不断的接近着,接近着…… 终于,那两道身影就在山峰距离地面三分之一的位置重合了,两道身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