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雨浩心头一紧,他明白,幽香绮罗仙品说的是实话,而在这个到处都有可能是植物系魂兽的地方,如果这些植物系魂兽真的全力以赴对付他,恐怕他连跑的机会都没有。 这个时候,霍雨浩的冷静就显现出宝贵的地方了,他略作思考后,道:“幽幽,能不能告诉我,要如何才能证明我是他的后人。是有人指引我来这里的,但我是不是他的后人,我也不知道。我不想死,所以,我能不能先知道要如何来测试我是不是他的后人。这样我也多少有些把握。” “嗯,好吧。测试你是否是他后人,是要让你吃一种药草。如果你吃下去以后,没死。那就证明你是他的后人,如果死了,那就证明不是。” “啊?”霍雨浩万万没有想到,测试竟然是这样的。这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啊!冒然吃下一株药草,这要是死了,就实在是太冤枉了。 “是什么药草呢?”霍雨浩向幽香绮罗仙品追问道。 幽香绮罗仙品摇了摇自己的大花,道:“这我就不能告诉你了。反正你如果决定要测试,我就把它拿给你吃。” “不行!不能吃。”王秋儿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,同时一把抓住霍雨浩的手臂,眼中满是焦急。 霍雨浩扭头看向她,眼中流露着复杂的光芒,“秋儿,有很大可能我会成功的。虽然我不知道这后人的说法是从何而来,也不知道万年前留下这本书的人是谁。但是,只有得到这本书,我才能找到可以救活冬儿的仙草。牛天叔叔指点我来到这里,我相信他不会害我,他一定是认为我就是留书之人的后人,所以才让我前来的。所以,我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不会有事。” “不行!绝对不行。”王秋儿斩钉截铁的说道,“五成?另外五成就是送命,你知不知道?就这样白白死了,你觉得值得吗?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这里的药草,没有一种是简单的。我自问对植物系魂兽还有一定研究,但这里的植物,我却有超过三分之二都不认识。你根本没有五成存活的几率,恐怕连三成都没有。万一你死了,我……” 王秋儿说到这里,她却发现,霍雨浩似乎并没有在认真听自己的话。他的眼神看上去有些茫然,视角朝着斜上方。似乎在想着些什么。 是的,霍雨浩是在想,在想王冬儿。 在他脑海中,不断出现着自己从认识王冬,到后来王冬变成王冬儿的过程。 曾经高傲的室友到最好的伙伴,一起修炼、一起学习,一起迟到被周漪老师骂…… 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上,他们一起共抗强敌,一起为了史莱克的荣耀而拼搏…… 海神湖上海神缘,光之霓裳,她早已深深地刻在他的内心深处。 其实,他早就有点感觉到她的不对了,再次重逢,他本就想要探究她的xìng别。还没等他去探察,她就已经在那海神缘上告诉了他自己的女儿身。 这第二张加更,也是今天的第四章,可是4000字的哦。厚道的老三再次向大家恳求月票啦!求月票、推荐票。(未完待续……) 第二百六十章 双瞳(上) 惺惺相惜,一见倾心,再见钟情,三生有缘,百年好合。 霍雨浩忘不了那天发生的一幕幕,她是那么的美。她是昊天宗的小公主啊!可却无怨无悔的选择了自己。 他更忘不了自己和王冬儿同窗、同宿、同修炼的一天天、一幕幕…… 他完全可以肯定,为了他,她也同样可以付出一切,他能感受到她对他的爱。她变得越来越温柔了,她那xìng格的改变,都是因为她对他的爱,这所有的一切,他都看在眼中啊! 他还清楚的记得,当王冬儿将那锦囊给他的时候,娇羞的,大爹让她在完全认可了他之后才给他。那是终身的托付啊! “冬儿……”泪水顺着霍雨浩的面颊流淌而下。在他的眼眸中,充满了对她的思念。 我好想你啊!冬儿。 尽管在他面前,就站着和王冬儿相貌一模一样的王秋儿,可在他心中,冬儿却如咫尺天涯一般遥远。他真的好想在这一刻拥她入怀。 王秋儿看着他眼中流淌而出的泪水也愣住了,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在哭,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次,她却发现,自己的心凉的厉害。他的泪水,显然不是为了我而流淌。他在想着她么? 她真的就有那么好?我分明长得和她一模一样啊!为什么?这是为什么? 霍雨浩情绪略微收敛,擦了擦眼角的泪水。轻轻拉开王秋儿抓住自己的臂。 “你得对,我生存下来的机会真的不多。”霍雨浩的脸sè变得平静了。淡淡的道。 王秋儿心中一喜。正要什么时,霍雨浩却转过身面向幽香绮罗仙品,问道:“幽幽,如果我不选择尝试的话。那么,我们可以平安的离开这里吗?” 幽幽道:“可以啊!只要你们不碰触这里的一切,又不怕外面的剧毒,就走呗。”毫无疑问。这是一份自信,在这山谷中究竟潜藏着多少危机还很难。至少幽幽有自信,不怕霍雨浩他们再带外人前来。或许,这里的植物十万年魂兽,要比全大陆其他地方加起来都多吧。 霍雨浩点了点头,道:“谢谢。” 转过身,他看向王秋儿,王秋儿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走吧。” “嗯。”霍雨浩轻轻的点了点头。眼中却依旧是泪光莹然。 王秋儿主动拉他的。虽然那幽香绮罗仙品不会阻拦他们离,但这里随处都有可能充满危机,自然还是要保持着二人的武魂融合更安全一些。 但是。当王秋儿将自身魂力输入向霍雨浩的时候,她却发现自己的魂力竟然没有和霍雨浩的魂力接触上。 “你……”王秋儿惊讶的看向他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霍雨浩腕猛的一翻,一记唐门小擒拿,准确的捏住了王秋儿的腕脉,魂力悍然注入,王秋儿顿时感觉到半边身体完全变得酸麻了。 起掌落,霍雨浩右掌直接切在了她的脖子上。王秋儿那双美眸中带着不可思议之sè盯视着霍雨浩,身体却是缓缓的软倒了下。她怎么都没想到,霍雨浩居然会向她出。 霍雨浩轻轻一拉,右又拖住她的腰,小心翼翼的将她平放在地面上。 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歉然,“对不起,秋儿。如果不这样,我知道你是不会让我选择的。没错,你得对,我接受测试失败的可能xìng或许会很大。可是,如果我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,那么,我怎么对得起冬儿啊